笔趣阁小说网 > 明朝败家子 > 第二百零四章:帝师

第二百零四章:帝师

        朱厚照搀着老妇人,口里闻言细语的时候,让一旁看着的弘治皇帝竟是生出一丝错觉。

        什么时候,朱厚照竟有这样的?#24187;媯?

        朱厚照抢着搀扶这老妇人进屋,弘治皇帝踟蹰了片刻,他能感受到这屋子里混杂着煤渣和各种不知名的怪异气息,可他还是钻进了这阴暗的茅房。

        茅房里很阴暗,老妇人颤颤地掌?#35828;疲?#37324;头还有一处厢房,老妇道:“两位恩公,家?#34892;?#22919;在内屋,不便见礼,还望恕罪。”

        说着,摆了长条桌椅来。

        问了弘治皇帝是谁,朱厚照笑嘻嘻地道:“我爹。”

        老妇人便又要跪,弘治皇帝平时倒是习惯了接受别?#35828;?#22823;礼,可此时这老妇?#36824;潁?#24344;治皇帝的脸在珠光之下,竟显微红。仿佛这老妇的大礼,有不可承受之重。

        细看这个家里,几乎可?#26434;?#23478;徒四壁来形容。

        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家什,?#36824;?#26159;可能因为刚刚新婚大喜的?#20498;剩?#20498;是添置了几样新的家具,可即便如此,这些东西,没有一处能入弘治皇帝的眼睛,他坐在长条凳上,默不作声。

        “?#19978;В?#29579;三和王铁蛋都去上工去了,否则若知两位恩公来,还不知高兴成什么样子,他们日日夜夜都念恩公的好呢。”

        老妇显然是个话唠,虽是眼睛视不了多少物,可一旦打开了话匣子,便停不住了:“若是没有恩公,咱们王家还不知是什么光景呢,何止是王家,在这矿上矿下,哪一个不是靠两位恩公?#28982;?#30340;?现在好了,都过上了好日子啊……”

        弘治皇帝依旧默然无言,心里堵?#27809;?#21834;。

        这……便是好日子吗?

        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这老妇身上的钗裙,显然是不知浆洗了多少次的,泛着白,且用的是?#21448;?#30340;粗布。

        可老妇仍然不吝溢美之词:“现在有地方卖一身的气力,能有饭吃,有衣穿,这多好啊,这矿上几千户呢,养活着这么一大伙人,两个恩公,想来是很不易的。”

        “这是自然。”朱厚照美滋滋的样子,他已完全将自己代入进了恩公的角色了。

        可弘治皇帝眼眶却泛红了。

        他是个经历极复杂的天子,幼时便丧母,那时候在宫中,可谓是如履薄冰,他一直为自己有这么一段苦难,既为之唏嘘,也为之?#26223;痢?

        正因为自己不是蜜罐中长大的,所以他成了天子之后,才觉得得来不?#20303;?

        ?#19978;?#22312;……他想到了无数的事,想到了读史时的天下兴亡,那兴亡史中,总有所谓的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他读到此处,都?#24187;?#35201;唏嘘一番,以为你自己已经了解了民间的疾苦。

        所以当各地州府的官员,上奏说哪里遭灾,什么赤地千里,什么百姓衣食无着,他便也能生出恻隐之心,可他还是无法想象,像王三这样的人,所满足的生活,竟只是如?#24661;?

        这是猪狗一般的生活啊,御园里所养的猴子,?#24908;?#20063;比他们过得要舒坦一些。

        而这……竟令他们生出如此知足的样子,千恩万谢,竟像是成了最了不得的事一样。

        弘治皇帝竟忍不住捂着自己的心口,心口?#34892;?#38544;隐的疼。

        ?#36824;?#20182;尽力?#30343;?#33258;己这隐隐的?#30343;时?#38706;出来。

        他红着眼睛,故意将眼睛别到其他处,靠着烛火照耀不到的阴影,而此时,眼?#19988;?#26377;泪水夺眶而出了。

        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的知道,原来奏报里的所谓太平盛世,竟是这么一回事。

        这……便是海晏河清了吗?那么,许多连王三都不如的人,他们又是什么样子?

        此时,他站了起来,故意站着去看夯土墙壁上贴着的一张年画,这年画早已斑驳了,而他故意端详,?#36824;?#26159;想要掩饰自己内心的愧疚,或者说……想要以此去分散一点心口的疼痛而已。

        只片刻之后,他终于无法在此待下去了,默不吭声的,也没有招呼,直接走出了屋去。

        方继藩和朱厚照见状,连忙跟老妇人告辞,快步追了出去。

        只见弘治皇帝一人在前,背着手,默默地疾走。

        萧敬?#36125;?#21254;地小跑着上前,道:“陛下……”

        弘治皇帝抬眸,看了萧敬一眼,驻足道:“今日所发生的事,统统记下,包括方继藩所授之课。”

        他没有给萧敬任何反驳或是回答的机会,接着道:“此后传抄邸报,发送天下各部各州各府,让朕的大臣们都?#29028;?#30340;看看。”

        萧敬也只能立即应道:“奴婢遵旨。”

        弘治皇帝顿了顿,他努力地使自己的心情平静,才继续道:“王三,赦免了吧,丐帮之中,只拿首犯吴志新,其余之人,一概既往不咎,这吴志新,也不必?#38405;?#36870;论处了,斩首即可。”

        方继藩听了这话后,心里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王三,算是侥幸逃过了一劫了。

        而?#21155;?#38054;犯吴志新,是必死无疑的,作为叛乱的首领,没?#26143;?#20992;万剐,就已经不错了。

        萧?#27492;?#20046;已经能体察到圣意了:“方才陛下去那王家,这王家的老妇倒还算明理,陛下是不是……?#30171;?#19968;些什么。”

        他原以为这话会正对弘治皇帝的胃口。

        弘治皇帝却是无?#25105;?#22836;:?#21543;痛?#20102;一家,又有何用?在这天下,其实?#26143;?#21315;万万个王家这样的人,甚至还?#26143;?#21315;万万人远不及王家,朕?#30171;?#20102;一个王家,?#30171;?#24471;了千千万万个王家吗?”

        语气之中,带着无奈。

        说着,他深深地看了方继藩一眼:“方继藩,你来。”

        方继藩心里咋舌,随弘治皇帝步?#23567;?

        其余人,只好乖乖地尾随在后,不敢过份靠近。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张望着这小小的村落,道:“今?#29031;?#19968;课,并不只是给你的那些门生听的,也是给朕听的,你知道何?#30343;?#32905;糜吗?”

        ?#21834;?#26041;继藩读懂弘治皇帝的意思了:“陛下再差,也?#39286;墙?#24800;帝要强许多。”

        说出这话的时候,方继藩觉得说错了,不?#38405;模?#36825;话不是自己的风格,自己理应说陛下比之晋惠帝要强上万倍才是。

        弘治皇帝则是苦涩地道:“其实朕和晋惠帝,又有什么分别呢?朕若是不亲眼所见,怕也未必知道王三这样的人为?#25105;?#20174;贼,是你点醒了朕啊,所谓的太平盛世,朕实是估量得太简单了,这是朕的疏失。”

        方继藩尴尬地笑了笑。

        弘治皇帝又道:“可是至少,朕总算是亲眼所见过了,知耻而后勇,一个人若是不知耻,?#26143;?#36824;沾沾自喜,总不?#29240;?#32827;的好。你……留在此处吧,处理?#29028;?#20107;,朕……先行回宫了。”

        他面上露出?#36824;?#28145;深的倦意,这种疲倦之感,显然和从前时候全然不同,从前再如何疲倦,可至少目中还能显出几分精神,可如今,却连眼睛,都无神起来。

        方继藩送弘治皇帝上了车驾,而那朱厚照自觉得讨了没趣,原以为自己成了恩公,父皇该高兴一些才是,可谁料到父皇的脸色,竟显得更加铁青了。

        萧敬和牟斌则是一直大气不?#39029;觶?#31561;车驾行了,浩浩荡荡的人马,便很快的绝尘而去。

        方继藩留在原处,面带着笑容,恭送圣驾,等圣驾真走了,却突的想起一件事来了。

        我……我为朝廷立了功,为大明拿了钦犯的啊。

        我的功劳呢,?#30171;?#21602;?

        此时,心里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该喜,还是该悲。

        唯一令他庆幸的是,至少……所有的丐帮成员,除了首犯之外,都得以赦免了。

        当消息传出的时候,这西山上下,俱都振奋了。

        西山里,有太多从前和丐帮?#26143;?#36830;的人,如王三所言,他们只想着安安生生的过好日子,他们已经满足于今日的现状,和乱党有所牵连,犹如一根刺,令他们不禁惶恐。

        赦免一出,使他们终于可以了了这一桩心事,令他们可以放下心来,以后只要安安心心过日子就行了。

        方继藩的心里,也不禁为之欣慰,毕竟……他是一个三观奇正的人啊。

        ……

        这一路回宫,弘治皇帝一?#20415;?#24867;地坐在车驾里,脑海里,无数的念头划过。

        他眼睛?#34892;?#32418;肿,自己所见,竟是如?#35828;?#30495;?#34507;。饶?#20123;奏疏告诉他的更真切和触动。

        而接下来,他陡然想起了方继藩。

        于是?#28982;?#21040;了宫中,弘治皇帝至暖阁里高坐,只是,他一声不吭了很久。

        而随之而来的萧敬和牟斌,却已拜倒在地,萧敬道:“陛下,奴婢万死。”

        “臣……”牟斌到了如今,也不得不服气了:“锦衣卫……”

        弘治皇帝疲惫地靠在了软垫上,眼睛看着雕?#22831;?#26635;的暖阁呆了一会儿,才道:“你们觉得羞耻吗?朕也一样,朕今日真是无地自容,许多事都是朕以前都想不到的。这一次?#36824;?#20320;们,诚如方继藩所说的那样,只要世上还?#34892;?#35768;多多王三这样的人,今日拿住了一个吴志新,明日就会有刘志新、杨志新,这多如牛毛的逆贼和钦犯,你们抓得完吗?方继藩,做了一回朕的师父啊。”

        …………

        实在抱歉,今天这章有点晚了,早上去医?#28023;?#27809;想到医生说严重了,要检查和拍片,然后又吊针的,还好昨晚想到今天要去医?#28023;?#29100;夜写了些,回家立马又干活,接着就更上来了,希望大家理解一下,别怪老虎哈!

  http://www.28098652.com/84_84388/249557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28098652.com。笔趣阁小说网?#21482;?#29256;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
黑龙江36选7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