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盛嫁無雙:神醫王爺不良妃 > 366.你這小子,到底是誰啊!

366.你這小子,到底是誰啊!

        穆妍的房間門口,獨孤傲聽到里面有說話的聲音,但是穆妍沒有說讓他進去,他正準備抬手敲門的時候,面前的房門突然打開了。

        獨孤傲看到給他開門的是穆霖,有些高興地說:“你回來了!”

        穆霖伸手就拽住了獨孤傲的衣領,把他拉進了房間里,房門很快關上了。

        獨孤傲有些懵:“穆霖你干什么?”

        穆霖冷哼了一聲:“我干什么?我倒是要問你在干什么?”

        “師姐,我怎么覺得你哥想打我……”獨孤傲皺眉,真的感覺穆霖有點莫名其妙。

        穆霖揮舞著拳頭朝著獨孤傲的臉打了過去,獨孤傲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穆霖一拳砸在了他的臉上,他的臉有瞬間的扭曲,但是并不怎么疼,因為穆霖也沒真的用力……

        獨孤傲伸手推開了穆霖,神色怪異地說:“到底怎么回事?為什么要打我?”

        穆妍扶額:“大哥,既然下不去手就別鬧了,你們都過來坐下好好聊聊。”

        穆霖涼涼地看了獨孤傲一眼,坐在了穆妍旁邊,獨孤傲默默地在另外一邊坐下了。

        穆妍左看看,又看看,很淡定地說:“好了,你們兄弟倆現在可以開始聊了。”

        “為什么要打我?”獨孤傲看著穆霖率先問。

        “你還問我?明明是你師妹,當初為什么要讓我護送?你自己跑了?回來你還不去接?偏偏這么巧還閉關了!”穆霖輕哼了一聲說。

        獨孤傲皺眉:“你送我送有什么差別?就因為這個要打我?穆霖你燒了吧?”

        “你才燒了!”穆霖說著抓起一個茶杯朝著獨孤傲的腦袋砸了過去。

        “那是我最喜歡的茶杯!”穆妍趕緊開口說。

        于是要躲的獨孤傲伸手把茶杯抓住,然后又朝著穆霖扔了回去。

        穆霖再抓住,再扔向獨孤傲,獨孤傲再扔回來……

        穆妍就看著她最喜歡的那個茶杯在她面前飛過來,飛過去,茶杯再次飛到她面前的時候,她伸手抓住放在了桌上,無語地看著獨孤傲和穆霖:“你們倆能不能不要這么幼稚?”

        “獨孤,你到底打不打算跟秦箏在一起?”穆霖皺眉看著獨孤傲問。

        “這跟你有什么關系?”獨孤傲也是一臉不爽。

        “本來是沒關系,但現在有了!”穆霖冷笑。

        獨孤傲皺眉:“你什么意思?你看上阿箏了?”

        穆妍在桌下猛地踢了一下穆霖,穆霖眼底閃過一道暗光,冷冷地說:“沒錯!我本來覺得有點對不起你,不敢追求她,但是現在我想聽你親口說,你到底怎么想的?”

        獨孤傲不可置信地看著穆霖:“你不是口口聲聲說不打算娶妻嗎?”

        “我哥只是要求比較高,沒有碰到喜歡的姑娘當然不打算娶妻了,但他現在看上秦箏了,獨孤你說怎么辦吧?還不都是你給我大哥制造的機會!”穆妍很“無奈”地說。

        “這個……”獨孤傲皺眉,“要看秦箏喜歡誰吧?”

        “她喜歡你,你又不喜歡她,我追求她,有什么問題?”穆霖看著獨孤傲說。

        “誰說我不喜歡她?”獨孤傲反問。

        “你自己說過。”穆妍幽幽地接了一句。

        獨孤傲輕咳了兩聲:“那是以前,現在我覺得,好像成親也不錯。”

        “什么叫好像成親也不錯?是你想要女人了,覺得隨便誰都行嗎?”穆妍看著獨孤傲的眼神有些危險,一副獨孤傲要是敢點頭她就把獨孤傲砍了的樣子。

        獨孤傲搖頭:“當然不是誰都行了。”

        穆妍面色微松,就聽到獨孤傲接著說了一句:“我跟阿箏比較熟。”

        穆霖扶額,穆妍抬腳踹了獨孤傲一下:“什么叫你跟她比較熟?你當這是做生意啊!”

        “師姐怎么又打我……”獨孤傲默默地躲遠了一點,“總不能讓我去找個不認識的女人成親吧?”

        對于獨孤傲的腦回路,穆妍也是醉了:“重點是你喜不喜歡秦箏?”

        “我……”獨孤傲還是有些猶豫,“其實我們之前好幾年沒見了,在鳳鳴城也不過說了幾句話就分開了,師姐你現在這么問我,我沒辦法回答你,因為我腦子里都是我們倆小時候在一起的事,后來長大了,我那個……你們也都知道……”

        “當然知道了!”穆妍沒好氣地說,“你長大了,看上了一個賤人,冷落秦箏,虧得秦箏對你不離不棄,拼了命要救你,不然當初我早就把你砍了!”

        提起往事,獨孤傲的神色微微有些赧然,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弱弱地說:“我覺得當年我對阿箏挺混賬的,認識你們之前,只有阿箏真心對我好。以前的好多事情,我以為都忘了,最近才現都記著,只是不愿去想。”

        “記著什么,說來聽聽。”穆妍饒有興趣地看著獨孤傲問。

        “阿箏彈琴很好聽,做飯很好吃,會幫我做衣服,洗衣服,做荷包。她十三歲那年過生日,我送了她一把琴,后來也不知道她跟誰學的,就開始彈琴給我聽了。我一開始當殺手的那幾年,每次殺人之后,都要回家去,聽阿箏彈琴,心里才能平靜下來。”獨孤傲的神色有些悵惘。

        但凡生過的事情,必然會留下痕跡。那些年獨孤傲和秦箏相依為命,他們之間的點滴秦箏都沒忘記,獨孤傲事實上也沒忘,因為秦箏的存在,是他那些年刀口舔血的殺手生涯之中,唯一真正的溫暖。而殷家人,包括他那個時候眼睛出問題喜歡上的殷沁,都是在利用他,欺騙他。

        獨孤傲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阿箏讓我教她武功,但她很笨,總是學不會,我對她很兇,罵她蠢,一開始她也哭,但我說她哭的樣子太丑了,她就再沒哭過。我教她一個招式,她不分日夜地練,就是怕我再罵她。后來她名聲遠揚,成為了別人口中的琴姬,但她其實不喜歡被人圍觀著,給別人彈琴,然后收一筆豐厚的酬勞,因為那會讓她想起小時候被賣到青樓認識的一個琴伎,那個琴伎保護過她,但后來她再回去找的時候,那個琴伎已經病死了。但是因為我說讓她去,她就去了。”

        “有一次我受傷很重,缺一味奇藥,殷家人都讓我等死了,阿箏找到了那味奇藥,把我從鬼門關拉了回來,但之后很久她都沒有彈琴。后來我才知道,她為了求那味藥,給一個隱世的瘋子彈了三天三夜的琴,手差點廢掉,但我當時非但沒有感激她,還罵她太傻了。現在想想,當初我是覺得自己不值得。曾經很多次,殷沁欺負她,可她不敢告訴我,她怕我為了殷沁,把她趕走。”獨孤傲眼眸微黯,“其實有些時候我都知道,我只是視而不見。”

        “小妹,我又想揍他了。”穆霖神色認真地對穆妍說。獨孤傲當年就是個混蛋,可憐秦箏一腔癡情只為了他,他卻拼死拼活地殺人賺錢為了取悅殷沁那個賤人,還拉秦箏下水,讓秦箏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獨孤傲苦笑:“我也想揍我自己,雖然當年一開始是我救了阿箏,但后來,我做了太多對不起她的事情。我還說什么我們是兄妹,穆霖你會對穆妍那樣嗎?你們才是真的兄妹,事實上我根本不配當她的哥哥。”

        “我不敢。”穆霖神色認真地說。

        “我大哥要對我那樣,早就被我打死了!”穆妍白了獨孤傲一眼,“說你的事,別扯遠。”

        “其實當時在鳳鳴城,我讓穆霖去護送阿箏一家,我說是那樣更好,其實是因為我心里有點怕看到她,看到她還喜歡我,我就恨不得戳自己一刀。”獨孤傲臉色有些自嘲。他以往總是寡言少語,今天像是突然打開了話匣子,很想對穆霖和穆妍傾訴,有些事情,壓在心底太久太久了。

        獨孤傲怎么可能真的不懂情愛?他已經這個年紀了,是個正常的男人,曾經也喜歡過一個女人,為了那個女人甘愿赴湯蹈火,后來才現那不過是一場可笑的騙局。

        獨孤傲很久之前就知道秦箏喜歡他,他也知道周圍的人都希望他和秦箏在一起,可他總是裝傻,甚至把秦箏推開,推得遠遠的,因為他其實不敢面對秦箏,不敢回憶年少時的那些在秦箏看來很美好,對他來說卻被刻意封存不敢輕易觸碰的往事。因為秦箏只記得獨孤傲的好,可獨孤傲卻很清楚,他對秦箏一點都不好。

        當初獨孤傲和秦箏分開,秦箏說要去找她的父母,獨孤傲希望她能找到,并且有一個真正溫暖的家,即便獨孤傲沒有說出口。

        來到天元大6之后,獨孤傲從蕭月笙口中得知秦箏是青鸞國的王女,父母都對她很好。獨孤傲一直深藏心底的那根弦,終于松了一下,放下了心,覺得這樣就好。

        因為獨孤傲認為秦箏在父母身邊會過得很好,所以即便來到神兵城之后,身邊的人偶爾會調侃地在他面前提起秦箏,他也總是不接話,就算接話,也堅持說秦箏只是他的妹妹,因為他覺得秦箏當初跟著他,沒有過過好日子,現在苦盡甘來,他最應該做的就是不要再去打擾秦箏。

        葉明華的出現,在獨孤傲自以為沉靜無波的心湖之中扔下了一顆石子。

        獨孤傲幾乎是下意識地在用極其苛刻的目光審視葉明華,結果是怎么看怎么不順眼。聽說葉明華有別的女人孩子,還喜歡秦箏,妄想娶秦箏,獨孤傲就恨不得把他提起來剁碎了扔到海里喂魚。

        當穆妍對獨孤傲提起秦箏在青鸞國的處境很不好的時候,獨孤傲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說要去找秦箏,接她來神兵城。當時他在想,他曾經做了那么多對不起秦箏的事情,到了該彌補的時候了。

        獨孤傲知道秦箏曾經喜歡他,但在鳳鳴城再次見到秦箏之前,獨孤傲覺得,經歷過那么多事情,他們也都長大了,秦箏又不傻,不可能還喜歡他這個混蛋,他們以后就好好當兄妹,他會保護秦箏的。

        可是當在鳳鳴城見到秦箏的時候,看到秦箏眼中的激動和歡喜,獨孤傲心里有個聲音在說,別傻了,她還喜歡你……

        可獨孤傲卻突然不敢面對秦箏,不敢面對秦箏看著他的時候,眼底小心翼翼想要藏起來的愛意,原因很簡單,他覺得他不配!

        所以,獨孤傲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刻意讓穆霖去護送秦箏離開,他去引開青虞的人。固然以他們兩個人的性格來說這樣分工更合適,但其實換一下也不會出任何岔子,他只是心底下意識地想要躲開秦箏。

        獨孤傲這輩子第一次現自己這么慫,而他回到神兵城之后,又被穆妍“約談”關于秦箏的事情,他開始認真思考一件事,他對秦箏,是不是真的只有滿心的愧疚,沒有其他?

        獨孤傲那天跟著蕭月笙和齊玉嬋去散步,看著蕭月笙和齊玉嬋夫妻兩人親密無間的樣子,他是覺得有些膩歪。回來看到小星兒,他開始真的羨慕蕭星寒和穆妍,并且這輩子第一次動了想要成親的念頭。因為他跟穆霖不一樣,穆霖是真的打算守著穆妍過一輩子,獨孤傲并不是那樣想的。

        獨孤傲當時腦子里跳出了秦箏的樣子,他開始認真思考一件事,一件穆妍說讓他盡快想清楚的事情,他是不是喜歡秦箏……

        感情的事情,說簡單,也復雜,有時候就是一個瞬間,一個感覺。而獨孤傲這次出關之后,本想去找秦箏,卻過來找了穆妍,因為他想跟穆妍聊聊,很多以往埋在心底的話,他想對一個人說出來,否則他心中每每想起秦箏,感覺總是有些壓抑。抑或是,他心底是希望穆妍能夠開解開解他,給他一點肯定,和放開往事,往前看的勇氣…

        …

        “獨孤,你是不是現在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對秦箏是不是只有愧疚?”穆妍看穿了獨孤傲的心事。

        獨孤傲猛地點頭:“是啊!我配不上她,我知道,但如果我因為歉疚跟她在一起,這對她不公平。”

        獨孤傲從穆霖開口說他看上秦箏,其實就知道穆霖一定是在說謊,因為他了解穆霖,在穆霖眼里,秦箏是獨孤傲的女人,穆霖絕對做不出那種事情來。而獨孤傲順著穆霖和穆妍設下的“圈套”,終于把他的心事說了出來,他就知道穆妍一定會懂他的。

        “這個很簡單,不過是太久沒見,你上次一見面就跑了,現在你再去找她,看到她,你就什么都知道了。”穆妍很淡定地說。

        獨孤傲皺眉:“就這樣?”

        “就這樣。”穆妍說,“如果你喜歡她,不用問任何人,你自己會知道的。”

        “提醒你一句,秦箏的父母把我和秦箏當成一對了,還等著我主動提親,你自己看著辦吧。”穆霖看著獨孤傲似笑非笑地說。

        獨孤傲神色一僵:“穆霖你趁我不在做了什么?”

        穆霖當時就怒了:“什么叫我趁你不在做了什么?我做什么也都是你讓我做的!是替你做的!你趕緊把這事兒給我理清楚,解決掉!別給我惹麻煩!”

        “冷靜。”穆妍說,“大哥你跟獨孤改天好好打一架就好了,現在先別吵。獨孤你該干嘛干嘛去,我也得提醒你,秦箏的父母都在,不管你要干什么,小心一點,掌握好分寸,如果惹了他們不高興,以后有你受的!”

        獨孤傲皺眉:“要不師姐你把秦箏約過來?”

        穆妍又踹了獨孤傲一腳:“自己去!出息!今天就把事情給我弄清楚!不然把你扔海里喂魚!”

        獨孤傲默默地起身出去了,穆霖看著獨孤傲衣服上的兩個腳印,嘆了一口氣,追上去給獨孤傲拍打了一下,然后還幫獨孤傲整理了一下有點亂的衣服,拍了拍獨孤傲的肩膀說:“兄弟穩住。”

        獨孤傲出去了,穆霖回頭,對著穆妍無奈地說:“其實我真的有點想揍他。”

        “我知道大哥根本下不去手,獨孤心里藏了很多事,這次能說出來也是好事,他只是曾經有點傻罷了。”穆妍說,“至于他跟秦箏的事,現在讓他自己去解決吧。獨孤是真的命好,秦箏到現在還是對他一片癡心,所以他還有選擇的機會。”

        “如果葉明華再來,看到秦箏和獨孤在一起,真恨上我們怎么辦?”穆霖神色認真地問穆妍。

        穆妍很淡定地攤手:“葉明華肯定會再來的,用不了多久,因為玄葉國還沒有從神兵城得到任何好處,真正的合作等著下次談。葉明華會在這里見到秦箏,我也不會讓秦箏躲著他,但他如果真恨我們,我敬他是個癡心漢子,如果他不恨,選擇神兵城,放棄秦箏,那他是個優秀的掌權者,我就可以跟他好好談談接下來的合作了。”

        “你心里有數就好,我總是說我什么都不管,其實我也想替你分憂,但你……”穆霖看著穆妍笑了笑。

        “但我沒有憂。”穆妍也笑了,“大哥做點喜歡做的事情就好,需要你干什么的時候我不會客氣的。”

        穆霖離開之后,穆妍看了一眼白奕畫的那幅畫,難得很文藝地感嘆了一句:“問世間情為何物啊!”

        至于在秦箏回來之前,北堂靈素跟穆妍提過的那個叫英櫻的女人,最近倒是沒有再出現來找獨孤傲了。穆妍猜測那個姑娘要么是真的看上獨孤傲了,要么就是某些人派過來的細作,正好被獨孤傲救了之后,想接近獨孤傲,然后混入城主府的。不是穆妍疑心重,她傾向于是后者,并且她很清楚神兵城里一定還有細作,這是避免不了的。

        卻說獨孤傲去找秦箏的時候,秦箏正陪著青葉和容謙在后花園散步,獨孤傲就躲在暗處看著他們一家三口說說笑笑的,暫時沒有現身。

        “箏兒,天色不早了,我們回去吧。”容謙對秦箏說。

        秦箏微微一笑說:“爹,娘,你們先回去,我還想去那邊再坐一會兒。”

        正值盛夏,夜晚微風習習很舒服,風中還夾雜著花草的清香。城主府中很安全,容謙和青葉也沒有說什么,兩人挽著手回去了,留了秦箏自己在花園里面。

        秦箏緩步走向了花園中的亭子,亭子所在的位置視野開闊,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瞰神兵城,她很喜歡這里。

        秦箏進了亭子,正準備坐下,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道黑影,把她嚇了一跳,想都沒想,直接眼神一冷,揮掌就打了過去!

        獨孤傲皺眉,抓住了秦箏的手腕,說了一句:“是我。”然后低頭看著秦箏的胳膊,在想女人的胳膊都這么細么?感覺稍一用力都會斷掉……

        “師兄?”秦箏神色驚喜地叫了一聲,“你出關了!”語氣完全不同于往日她對別人說話時候的柔和……

        “嗯。”獨孤傲應了一聲。

        秦箏看著獨孤傲依舊抓著她的手腕,臉色微微有些紅,不過在夜色之中看不清楚,她小聲說:“師兄,我的手……”

        獨孤傲猛然放開了秦箏的手,輕咳了兩聲,轉身過去,在秦箏對面坐下,看著秦箏還站在那里,就說了一個字:“坐。”

        “哦。”秦箏坐了下來,然后兩人之間又變得沉默。

        月亮升了起來,月光皎潔,亭子里面并不昏暗。

        獨孤傲打破了沉默:“回來路上還順利嗎?”

        “有穆大哥在,很順利。”秦箏說。

        “伯父伯母可還習慣神兵城?”獨孤傲問。

        “我爹娘很喜歡這里,還說這里就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世外桃源,他們還打算過幾日到學堂里面,跟孩子們一起學點新東西呢,我爹一直想學雕刻,我娘說她想學書法。”秦箏笑著說。

        “那就好。”獨孤傲微微點頭,然后氣氛再次沉默。

        秦箏看著獨孤傲,小心翼翼地開口:“師兄吃飯了嗎?”

        獨孤傲搖頭:“沒有。”

        “我去給師兄做點吃的吧。”秦箏微微垂眸,站起來就要走,然后“不小心”撞到了石凳,身子一晃,就朝著地上栽了下去……

        獨孤傲伸手就把秦箏攬了過去,皺眉看著秦箏說:“你故意的?”

        秦箏的臉色一下子就紅透了,低著頭不敢看獨孤傲:“師兄,我……我不是……”秦箏心里緊張得要死,因為這幾天她一直跟北堂靈素在一起玩兒,北堂靈素總對她說要主動出擊,要試探一下獨孤傲是不是真的在意她,讓她大膽一點……

        獨孤傲感覺秦箏身子都在顫抖,低頭看著秦箏問:“你很怕我?”

        “我沒有……”秦箏聲音越來越小了,感覺自己這輩子都沒有這么丟人,竟然故意摔倒想看看獨孤傲會不會扶她,這種行為實在是太傻了……

        “那你為什么在抖?”獨孤傲問。

        秦箏恨不得有個地縫能讓她鉆進去,因為她喜歡了獨孤傲這么多年,卻還是第一次被獨孤傲抱在懷里,她不知道獨孤傲為什么明明看出她是故意的,卻還不放開她,但她也不想動。可獨孤傲問她的問題,讓她感覺尷尬緊張得要死……

        “以前我對你不好,你恨我嗎?”獨孤傲看著秦箏問。

        “不恨,師兄對我很好啊。”秦箏小聲說。

        “很久沒有聽你彈琴了。”獨孤傲說。

        “我現在去取琴。”秦箏說著就要走,結果獨孤傲伸手又把她拉了回去,她直接坐在了獨孤傲的腿上。

        獨孤傲在想,當時看著蕭月笙和齊玉嬋這樣的時候,他覺得他們夫妻倆膩歪死了,看不下去,可是現在他抱著秦箏,卻覺得心里很滿足,有個地方突然被填滿了,像是找到了失而復得的寶貝,一點兒都不覺得離得太近,更不覺得這有什么膩歪的……

        秦箏整個人都慌了,因為以前獨孤傲對她太冷淡了,突如其來的親密是她曾經期盼的,可這也太突然了,獨孤傲像是突然變了個人一樣,嚇了她一跳,讓她感覺像是在做夢。

        “師兄,你怎么了?”秦箏小聲問,她靠在獨孤傲寬闊溫暖的胸膛,沒敢抬頭,耳根子都是紅的,手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

        “你還喜歡我嗎?”獨孤傲看著秦箏目光灼灼地問。

        秦箏感覺她的心都要跳出來了,聲如蚊蚋地說了一聲:“嗯。”

        “我沒聽清楚。”獨孤傲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秦箏的頭垂得更低了:“我……我喜歡師兄……”

        獨孤傲在這一瞬間,突然感覺自己何其幸運。他做錯了那么多事,錯過了那么長的時光,可秦箏始終傻傻地站在原地等著他回頭。

        獨孤傲突然想起,當年他第一次見到秦箏的時候,秦箏手中握著一把匕,而她的左臉上面鮮血淋漓,被她自己劃了一道很深的傷口,一群高壯的男人要抓她回青樓,她單薄瘦弱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可她眼神倔強至極,便是死,也不肯向命運低頭。

        就是那一刻,原本要繞開繼續前行的獨孤傲,停下了腳步,從來不多管閑事的他,鬼使神差地沖過去殺掉了那些人,救下了秦箏。

        救人之后,獨孤傲是要扔下秦箏離開的,可秦箏死死地抓著他的衣服,怎么都不肯放手。

        “你再不放開我殺了你!”少年獨孤傲對秦箏冷冷地說。

        “死也不放!”秦箏像是認定了獨孤傲。

        ……

        很多往事,非但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褪色,反而隨著人的成長而變得越清晰。

        穆妍說得沒有錯,獨孤傲在看到秦箏的時候,便什么都知道了。他對秦箏不是只有愧疚,只是曾經太多的愧疚遮住了他的眼睛,讓他不敢面對秦箏,選擇了逃避,選擇自欺欺人。

        也不是因為秦箏對獨孤傲的好讓他感動,而是在第一次遇見的時候,秦箏對獨孤傲便是特別的,因為他喜歡秦箏骨子里的堅韌和倔強,所以才會救秦箏,會帶秦箏走。

        而秦箏這輩子堅持得最久,做得最任性最倔強的一件事,便是喜歡獨孤傲,從開始到現在,很多年,從沒有一刻真正想過要放棄。

        兩人靜靜相擁,不知過了多久,秦箏輕聲說:“師兄放開我吧,好像……”秦箏聽到了有腳步聲,好像有人過來了。

        獨孤傲打斷了秦箏的話,說了四個字:“死都不放。”

        秦箏心中甜蜜,就聽到容謙驚詫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你們在做什么?”

        秦箏立刻站了起來,神色有些不自然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看到容謙手中拿著一件她的披風,站在不遠處,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爹,我……”秦箏正在想要怎么跟容謙解釋。

        獨孤傲站了起來,走出了亭子,走到容謙面前,在容謙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甚至都不知道獨孤傲是誰的時候,獨孤傲撲通一聲跪了下來:“伯父,請把阿箏嫁給我。”

        容謙不可置信地看著獨孤傲,問出了一個讓他現在感覺腦仁兒疼的問題:“你這小子,到底是誰啊?”

  http://www.28098652.com/81_81052/2665918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28098652.com。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sw.com
黑龙江36选7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