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軍王獵妻之魔眼小神醫 > 第八百五七章 返校

第八百五七章 返校

        小蘿莉長得軟萌甜美,又愛下廚,忙于廚臺間的女孩子最美,燕行無法抵擋小蘿莉無形之中散的魅力的殺傷力,狼狽的溜走,開通向后院的門出去冷靜,再上廁所再洗臉刷牙。

        燕少剛洗完臉,樂父也起床上茅房再洗涮,藍三也醒來,悄無聲息的穿衣洗涮再下樓。

        稍后,周秋鳳也起床,洗涮好再回去等小樂善,等孩子醒來喂了奶再給他穿衣服,抱到后頭茅房去把尿,再幫洗小屁屁夾尿布,洗臉。

        將小家伙打理好,樂家大家長擺上香案和茶以及面包等祭天地神靈,再祭樂家先祖,忙完祭祀吃早餐。

        吳家人初一起床,誰也沒現有啥不對,在壓抑的氣氛里重復著一日三餐,以前初一有小孩子跑吳家拜年,撈紅包,吳家倒霉了,小孩子們也不去,吳家很冷清。

        閑著也是閑著,樂韻和面包餃子做烤面包,過幾天鄉鄰串門,到他家來的不為吃普通的十大碗,是奔著藥膳食物而來,臨時再多做點才夠,年前做的那些當然是自家吃的,新做的才是招呼大眾客人的。

        正月初一是休息日,樂父周秋鳳就管管雞鴨喂豬,摘點青菜回來,其他活不做。

        但是,也只清閑幾個鐘,將近十點鐘時,梅村村民家的小孩子跑樂家去拜年,一來還是大群,藍帥哥燕帥哥本來在樓上,趕緊的下樓幫擺桌子,生炭火,小子孩子一坐就是二桌。

        周秋鳳拿糖果招呼小孩子們,問他們是玩會兒就去其他家,還是在樂家吃飯,一群半大的小朋友和小小朋友一致嚷嚷著要在樂家吃飯。

        客來不嫌,何況是正月初一,沒誰家的主人會嫌棄小孩子正月初一來家,樂爸周秋鳳樂呵呵的歡迎,小孩子們要吃了午飯才走便先不給紅包。

        不久又來了二撥小朋友,是鄰村村民家的孩子,也湊成一桌。

        在來樂家之前,小孩子去過了許多人家家里,比如程家和張家周家等等,然后就到樂家。

        三桌小孩子嘰嘰喳喳的像一群喜雀在唱歌,那叫個熱鬧。

        家里有小孩子來了,樂小同學做完一批餃子先收工,下樓先給小孩子們來個“群診”,再拍集體照片,因為知道哪些個小孩子有小小毛病,中午要考慮忌口菜,不利小孩子的菜肴不上桌。

        小孩子們的耐心有限,怕他們捱不住,呆久會煩燥,樂家的午飯提前到十一點即開飯,每桌有大人陪著照顧幾個比較小的孩子吃飯。

        按照習俗,該有的幾個主菜沒少,添加幾道適合小孩子菜,小孩子們對豬蹄、扣肉、魚不感興趣,只吃樂家xiao  jie姐做的蒸雞肉、鴨肉和幾道奇怪的菜,還有茄子和蓮藕片。

        一群沒家長們照顧的小孩子們難得的乖,吃飽了,一個人得到一個紅包,還有一塊糕,拿著東西高高興興的回家去。

        送走一群小毛孩子,樂家人都松了口氣,燕行更是直抹汗:“小蘿莉,為什么你那桌的孩子那么乖?”

        “因為我長得親切,小孩子一般不怕我,你們長相有問題,長得帥的臉在小孩子面前并不一定有用。”樂韻看著為照顧一群小毛孩急得滿頭大汗的兩兵哥,意味深長的笑:“帥哥,你們有空多看看育兒書,將來等你們結婚了有了孩子也不至手忙腳亂完全一團糟。”

        “哦……”兩帥哥汗泠泠的抹了抹臉,那個,女朋友還在她媽媽那里,結婚生孩子太遙遠了啊。

        看到兩兵哥的窘迫相,樂爸周秋鳳不厚道的笑,兩青年大窘,急急忙忙的收拾好桌凳跑樓上跟小蘿莉學習做吃食。

        初二,周秋鳳樂父去周家拜會,樂韻去露了個臉,兩帥哥沒去,她也不好意思將人丟家里,回到自家沒抵擋兩帥哥的軟纏硬磨又試手做糕,等樂家兩家長吃了晌午回家見到的就是一個老高的大蒸糕,沒地方放,只好分切成幾層裝保鮮盒。

        那盒糕也沒捂多久,初三周哥程家兄弟張破鑼劉路陳大臉周村長周扒皮等人到樂家躥門,于是,那個大蒸糕轉眼兒就被瓜分得只余下薄薄的一層,燕大校心疼得在滴血,他的糕變矮了,不高了!

        等鄉親走后,兩帥哥對著小蘿莉訴苦自己的糕就沒了,樂同學被煩得不得了,初四再蒸個小糕給兩帥哥,也成功的讓兩人心情秒變晴朗。

        小蘿莉在蒸糕,兩兵哥也沒閑著,去幫挖魔芋,挖出好幾個大魔芋,洗干凈又刮去皮,當小蘿莉將魔芋頭挖出來,他們又拿去種地里,將魔芋打包。

        初五,梅村村民還在互相走動時,樂家姑娘離家返校,燕少貼身相陪,藍三還將繼續在樂家小住一段時間。

        燕大校和樂家姑娘是在凌晨二點即出,所以村民都不知道,燕少和樂同學趕半宿的夜車往拾市,七點多鐘到機場,將車還回去,馬上進站換登機牌,進候車室立即登機。

        飛機于八點起飛,因為是周二,僅一趟航班直飛都,年假又馬上要結束,旅行的,回家過年的人要趕著回京,乘客很多,航班爆滿。

        藍三半夜搬隊長和小蘿莉搬行李送上車,回頭睡了個回籠覺,早上清早起來借著去跑步煅煉去給從樂家往村后方向一個路口安上攝像頭。

        打小年那天有吳家人來了一趟之后,不知為何,小蘿莉堅決的讓他們將樂家對著路的攝像頭和去村后的路段上的攝像頭給收回來,他和隊長拗不過小蘿莉的要求將東西拆了,現在小蘿莉返校了,必須得重新將“眼睛”裝起來。

        燕少并不太擔心自己走了燕三會不會不適應,陪著小蘿莉登機后在自己座位上坐著,偵察研究過同機人員,安安心心的欣賞小蘿莉。

        這一次的春節旅行是他失去外婆和媽媽之后十幾年來所過的最愉快的春節旅行,在小蘿莉家吃著小蘿莉的做的美食,近距離的跟著小蘿莉,分享她的喜悅和成長,歲月靜好,生活幸福。

        還有,"qing ren"節那天小蘿莉收了他送的花!

        每次想起小蘿莉收了自己送的花,燕行心頭便如鹿亂撞,耳尖熱,雖然他是投機取巧蒙混過關才讓小蘿莉收下他送的"qing ren"節禮物,但是,小蘿莉收了花是事實,那樣就足夠了。

        小蘿莉上飛機后抱著本書啃,于是她看書,他看她,欣賞她認真學習時的文靜之美。

        當小蘿莉看完一本書,飛機也抵達終點,從拾市到都飛機共飛行二小時十分。

        從飛機上下來出航站樓前,燕行讓小蘿莉在航站樓前的保安工作崗區內等自己,他去開車過來接,當駛上大道,便做好了被堵車的思想準備工作。

        誠如所愿,因為春節假期,堵車堵得讓人懷疑人生,在被斷斷續續的堵了五個鐘后才爬到晁二爺的別墅區,直到轉進別墅區內,燕大校才露出如釋負重的表情,再這樣堵下去,講真,小蘿莉不煩燥,他要急了。

        車子剛到晁二爺別墅院外,被張望著的李叔看見,立馬通知了晁家老爺子們,自己飛快的朝外跑去幫開鐵門。

        晁家全家老少和三俊的泰山泰水們在晁二家,還有晁老爺子的大哥二姐,堂哥族長,以及老太太的娘家兄弟也在晁二家聚頭,二樓客廳太擁擠,全在一樓玩耍。

        聽說小團子回來了,老老少少們喜出望外,跑出門去瞅,他們擠出門到一樓大廳外就見掛著軍用車牌的獵豹進院,近一點就見到副駕座上的粉嫩小丫頭,個個喜上眉梢。

        美少年小跑著上前,等車停下幫拉開車門迎接小可愛妹子,小家伙剛下車,一下子躥到他背后,跳到他背上要背:“晁哥哥,我被堵車堵暈了,人也餓扁了,走不動路,你背我一下吧。”

        “可憐見的,哥哥背啊。”晁宇博反手托住淘氣小團子,沖著下車來的美貌大校微笑:“新年好,燕少,先進去喝杯茶吧。”

        燕行剛下車就見小蘿莉爬晁家哥兒背上呆著,那叫個嫉妒,咋不要他背啊?晁家哥兒請自己去喝茶,淺笑以應:“新年好。”

        美少年背著粘背上的粉團子走向家長們,趴他背上的小蘿莉沖著一群長輩們一一問好,老爺子老太太看到粉妝玉琢的小家伙笑得合不攏嘴,等博哥兒走近了,老人們又朝小丫頭下手,捏臉摸頭,愛不釋手。

        這一下,樂韻說啥也不下地了,粘晁哥哥背上將臉埋進美少年哥哥后背藏起來,任頭和后背露在后面,極像只將頭埋沙子里的鴕鳥。

        晁家三俊將青年大校請進廳招呼坐了再端瓜果招待;老爺子老太太們想哄小團子過來玩耍,小家伙叫嚷著“您們又捏我臉蛋,堅決不落地兒”,粘她哥哥背上死命不肯下地,可把一群人給樂壞了。

        小樂樂被嚇得不敢下地,美少年背著妹妹在客廳走兩圈,再坐下,她仍躲他背后,只伸出個頭張望。

        老爺子老太太們笑得不成,再三許諾不捏她臉蛋,左哄右哄才將小不點給哄出來,被老太太們搶走人,不捏臉,可以摸頭啊。

        老太太們逗了會小團子,方媽將吃的熱好,給小姑娘和燕少端上來,一群老少們先讓兩孩子吃東西,等兩人吃飽再談家常,老爺子們和燕少說話,問他在樂家玩得可否開心,問他手傷如何,年后是進修還是返部隊等等。

        談了一會閑話,燕行去幫小蘿莉搬行李,李叔胡叔也幫忙,將行李拖車和行李箱背包等等全搬進家,放小客廳里。

        燕少去了e北,春節都沒在家陪他外公和賀家長輩們,現今回來了當然要回賀家去見見他家的長輩們,晁家老少也不虛留他,讓他回賀家,賀家很多人從外省趕回京春節,燕大校趕回去還能吃個團圓飯。

        燕行也想念親人,帶著自己從樂家帶回的禮物回賀家,他花費將近三個半才回到五舅住的山頂別墅,賀家老少們過年在山頂別墅,那里寬敞些。

        賀家老少們全在,最早要離開的人的飛機是晚上十一點和凌晨時段的,等到了小龍寶回家吃團圓飯。

        燕行將從小蘿莉家帶回來的糕分給賀家長輩們和兄弟姐妹小侄子們,一人一小塊,又臨時炒了魔芋豆腐然后開飯。

        賀家老少們熱熱鬧鬧的吃了團圓飯,要趕機的人匆匆去機場,要于凌晨出的也早早收拾行李,早早休息。

        在燕少回賀家之后,樂韻也沒給老太太們蹂躪自己腦袋的機會,去調制藥水,找來工具磨魔芋,她家年前磨的魔芋豆腐吃了一些,余下的留一分在家,一份給燕帥哥帶走,她帶洗好的魔芋塊進京到晁家現磨。

        小團子要干活,老爺子老太太們想攔也攔不住,美少年搬著椅子坐旁邊陪著,教她俄話和用俄話對話,偶爾也摻和一些印地語和非洲的祖魯族,印地安語和幾句波斯語,a  1a  bo語。

        老爺子老太太也去湊熱鬧,結果就只有晁大夫人能聽懂得俄語和祖魯族語,可把她樂得,也搬個椅子坐著和侄兒侄女們用外語對話討論。

        那邊仨人嘰喱嘩啦在說鳥語,晁三爺直想跳腳,明明是他閨女,咋老沒他份兒?

        李老爺子更是吹胡子瞪眼的暗生悶氣,小孩子太聰明也不好啊,瞧瞧他家這一雙外孫天資聰明,懂太多語言,他們這些大家長完全聽不懂,心塞!

        因為小丫頭忙得沒空陪老人們,老人們雖然很心塞,但第二天早上吃到了小團子給做的魔芋豆腐和面包,又個個開心不已。

        李老周老楊老等人初七要正式上班,初六是年假的最后一天,為了安慰他們,樂小同學上午又蒸個蒸糕,中午給做一桌藥膳菜,于是,老爺子們吃爽了,下午帶著小家伙給打包的魔芋豆腐回家,方便明早上班。

        下午,葉家兄弟也回各家,晁家兄妹們已退任,還可以多留幾天,而美少年當天下午也返校。

        樂同學還有事先不回學校,自己躲進自己的小倉庫折騰石頭。17

  http://www.28098652.com/70_70926/266696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28098652.com。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sw.com
黑龙江36选7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