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明末之虎 > 第六百六十三章 突劫法场

第六百六十三章 突劫法场

        “二位将军不必如此,快快请起,”

        马祥麟大笑着扶起二人:“二位将军能及时反正,投效唐王,实是明智之举。本帅亦是十分高兴。“

        听到马祥麟这般夸赞,鳌拜与杨善二人,皆觉甚是羞愧,鳌拜呐呐道:“若非贵军及时来援,我们皆为齑粉矣,想到?#31508;保?#25105;等与贵军互相冲突,以致……”

        马祥麟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往日之事,我等各为其主,自不必再多说甚话了。现在军务紧急,闲话休说,还请二位将军率领部众,以及城中残余百姓,随我军一道尽数南撤。”

        马祥麟这句话,相当于是在给他们直接下命令了,鳌拜杨善二人会意,皆拱手称是,遂立刻按其指令行事。

        鳌拜杨善二人离开后,马祥麟令人带豪格的长子齐格顺上来。

        在这位身披鲜红披风,浑身甲胄齐全的唐军统帅面前,齐格顺面露怯意,他盯着面带微笑的马祥麟,却?#34892;?#30031;缩的不敢上前。

        马祥麟略一沉吟,微微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缓步走过去,在他肩膀上轻轻?#35805;祝?#21516;时柔声道:“齐格顺,现在清军已退,现在你已安全了。”

        齐格顺喉头涌动,他忽地掀襟下拜,向马祥麟大声道:“谢将军救援,请受在下一拜。”

        见到这个?#36824;?#21313;余岁的孩子,骤然成熟得象个大人一样向自已跪拜,马祥麟内心一动,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又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自行离开了。

        很快,战场打扫完毕,据监抚司统计,唐军此战,与守军一道,总?#19981;?#26432;清军两千余人,另有近三千名清军成为俘虏,而唐军的损失?#36824;?#30334;余人死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当然,城中的守军却是损失惨重,这些?#21892;?#20853;临时改成的守军,约有近千人死伤,几乎占了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足见方才的守卫战,有多么地惨烈。

        由此更可见,若不是唐军来得及时,诸如鳌拜杨善等人,早已成?#35828;断?#20043;鬼矣。

        约一个时辰后,两军皆整备完毕,整个复县县城中的可用物资与财货,皆被洗掠一空,城中的数千名?#29992;瘢?#20063;被强令随军一道南返。

        临行之际,唐军复在城中纵火,把整个复县烧成一片?#38386;媯?#20877;无任何东西得以保留。

        整个复县县城,在熊熊?#19968;?#20013;化为灰烬,唐军与鳌拜杨善部兵马,两军一道押着数千百姓,凯歌高奏,南返而去。、

        到了旅顺后,马祥麟一边安排鳌拜部兵马就地休养,一边联系船只,让水师送他们去山东,?#24613;?#22312;山东接受改编。

        而在他们从复县撤走三天后,硕托亦率其部,返回了盛京城?#23567;?

        朝堂之上,一片寂静,硕托伏跪于地,有如一条死狗。

        这般肃穆严峻的气氛中,让蜷坐在龙椅上的小?#23454;?#39034;治,顿觉十分畏惧,他?#38750;?#30528;看着阶下的文武群臣,下意识地向龙椅后面缩去。

        紧靠着?#23454;?#40857;椅坐着的多尔衮,紧绷着脸,一脸阴郁,他望着地下伏跪着的硕托,内心的愤恨简直难以言说。

        硕托这个无能之辈,先是在镇远堡丧军失将,现在率领数万兵马,去追击攻打仅率三千骑兵逃走的鳌拜,竟然一路追到复县,都未能拿下他们,反而让他们趁乱拿下复县,最终以复县为凭依,又借助唐军的救援,将清军打败,还让自已折损了五千余人,真真耻辱之极。

        多尔衮怒气勃发,从虎头椅?#21688;?#30340;站起,厉声喝道:“硕托!你恁的无用。数万精锐兵马,从盛京追到复县,都无法消灭鳌拜反叛余部,反而复县全城尽毁,我军亦丧失了数千精锐,你身为主将,真真丢尽了我大清的脸面!来人,立刻将硕托虢职下狱,着刑部严?#30001;?#38382;!”

        多尔衮这道旨令,朝堂之人无一个?#30691;?#21453;对,包括硕托的生?#22797;?#21892;,在震怒的多尔衮的面前,他噤若寒蝉,?#27492;?#30528;头颅,一句辨解都敢不说,只能眼睁睁地任由数名全副武装的宫廷护卫,将硕托有如一条死狗一般拖出殿去。

        多尔衮余怒未息,他一不做不二休,立刻又下令,将已然下狱的豪格,以及其家?#20439;?#22899;,不再审问,全部尽皆押往菜市口,即刻处斩。

        听到这道骇?#35828;?#26088;令,看到多尔衮这般大发淫威,满朝文武尽皆变色,然而,却无一人?#39029;?#21453;对,整个朝堂安静得有如坟墓。

        见多尔衮这般凶悍,龙椅上的小?#23454;郟?#21523;得哇哇哭泣起来,只?#36824;?#24403;多尔衮用威严的目光扫来时,他象一只被人捏紧了脖子的鸭子,睁大了惊恐了眼睛,再不敢哭出半个字。

        而此时,珠帘后的布?#38745;?#27888;,亦是银牙暗咬,手帕捏得紧紧的,努力控制着自已的真实?#26143;欏?

        她知道,自已纵然?#36828;?#23572;衮再有不满,也不能得罪这位权倾大清的情人,如果真把多尔衮惹毛了,自已纵是他的亲密情人,只?#20081;不?#38590;有好果子吃。

        当看到监狱官?#20445;?#24102;着一众铁甲森森面目凶狠的军士,咣的一声,打开狱门,大步向自已走来之际,手脚皆被铁?#27492;?#20303;的豪格,瞬间明白了自已的命运。

        “?#30031;?#35946;格,怙恶不悛,阴图反叛,实为罪大恶极。现经大清廷议,奉摄政王之命,特来押尔去菜市口,以正国法!”

        这名监狱官?#20445;?#21453;背着双手,面目阴狠地说出这一?#20301;埃?#38543;手挥了挥手,让那一众军士押豪格从狱门走出,押入囚车。

        这时,豪格忽地仰天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凄厉而恐怖,有如枭鸟在夜空中鸣叫,十分骇人。

        “豪格,你死到临头,还笑什么!”这名监狱官员被他笑得心里发毛,忍不住一声?#20219;省?

        豪格止住笑,满脸污垢的他,?#20204;?#34065;的眼光,冷冷地看了看官员发虚的眼神,喉咙里咳了一声,一口浓痰用力吐出,正好喷在这名官?#32503;?#19978;。

        “狗奴才,看清楚了,爷爷我可是大清肃亲王,你们拿多尔衮这?#35828;?#20266;令来吓?#36965;?#21624;,爷爷我不?#38405;?#36825;一套!”豪格冷笑道:“本王知道,你们定是无法抓到鳌拜与杨善二人,恼羞成怒,才决定拿我全家人性命来出气吧。”

        那名被他一口浓痰吐在脸上的官?#20445;?#21407;本暴怒非常,正欲发作,忽听得他这般说辞,不觉反是一愣,他还未来得及擦拭,便下意识地回了一句,“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呸!“豪格又朝他的脸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狞笑说道:“你们这些王?#35828;埃?#20320;们肚子里什么花花肠子,老子早就一清二楚,如?#20301;?#19981;知道。哼,反正本王落在你们手里了,要杀要?#20852;?#20320;们,但本王告诉你们,鳌拜杨善,以及?#39029;?#23376;齐格顺,一定会为本王报仇!你们他娘的别高兴太早,老子?#36864;?#27515;了,用不了多久,也一定能看到多尔衮及你们这般宵小,统统死于刀剑之下!”

        豪格连放厥词,让这名官员又惊又怒,连声怒喝道:“这?#30805;说?#21487;恶,折辱本官,还敢口出狂言。快!快给本官将他的牙齿,给本官全部打落!”

        几名甲士闻令,立刻有如狼虎一般扑上前来,随着令人牙酸的捶击声响起,豪格一口好牙全部被残忍打断,他噗的一声,喷出一口的鲜血与碎牙。

        “本王,本王,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牙齿被打断,舌头与嘴巴都被打肿的豪格,口中鲜血淋漓嗒,却犹自惨笑不已,含糊地不停说着斥骂的语句。

        “快,拿布带将他嘴巴捆上,立刻押往囚车。”官员一边擦拭上脸上的污渍,一边怒气冲冲地下令。

        一块腥臭的烂抹布,?#35805;?#22581;在豪格嘴上,让他再发不任何声音出来,随即,数名军士对他一边大声辱骂,一边连踢带打地将他带出狱门。

        押上囚车后,豪格发现,一长溜的囚车中,全是自已的家人与仆从,从头发花白的老人,到才刚刚学步的孩子,皆被装入囚车之中,见此情景,一时间他悲从中来,痛苦得几乎昏厥。

        很快,豪格一阵?#35828;齲?#30342;被押往菜市口,在菜市口外,已然围观了大批百姓,他们人人伸长脖子,望着囚车到到来,每个人眼中,都满是兴奋的神色。

        毕竟,处斩一个大清的亲王,可是大清开国?#20004;衲?#24471;见到的盛景,如?#25991;?#19981;?#32769;日?#25454;一个好位置,观看这难得的场面呢。

        而在此时,那些凶神恶煞的衙役与兵丁,则是一脸不?#22836;?#22320;驱赶着不断越围越近的观众,他们呼喝着,打骂着,却无法阻断百姓的好奇与热情。

        很快,豪格等人,押送至法场后,便分别解下囚车,分别绑在法柱上,?#24613;?#34892;刑。

        ?#32531;?#20196;着跪倒于地的豪格,他用?#25937;?#30340;眼神,见得一脸凶相的刽子手,正正烧黄裱喷黄洒,他的心中,顿是一片无可言说的悲凉。

        后悔啊!

        后悔自已总想着等万事周全了,再与多尔衮这?#21496;?#19968;雌雄,却没想到,这?#21496;?#33021;这般无耻下作地突然在朝中发难,对自已采取突然袭击,以致自已在全无防备的情况下,给了自已致命一击,现在想来,悔之何及!

        虽然自已做了?#24613;福明?#25308;杨善带着长子齐格顺逃出生天,但自已在清朝的全部势力,皆被彻底毁灭,自已全部的家人仆从,皆在此遭多尔衮的毒手,自已的内心,还是何其不甘!

        唉,现在只能?#21335;?#26395;于鳌拜杨善他们,能给自已报仇了。

        豪格不复他想,他用充分眷恋的目光,扫视了一圈自已的家人与仆从,便垂下头,紧紧地闭上眼,?#24613;敢本吐尽?

        很快,刽子手洗好刀口做完法事,便走到一众人犯之前,开始将?#33125;说?#36779;子以及女?#35828;?#21457;辫从?#26412;?#19978;?#37096;?#38706;出脖子上那道砍头纹,便眼望着行刑官点点头,示意做好?#24613;福?#31561;待命令开始行刑。

        眼见到即将要到高?#20445;?#34892;刑台下人潮汹涌,人人伸长脖子尽力张望,唯恐错过了精?#21183;?#27573;,随着监斩官一声令下,红签抛出,刽子手点头会意,对准了行刑人员的?#26412;保?#39640;高举起了手中鬼头刀。

        就在这时,谁也没想到的意外,竟然发生了。

        拥挤的人群后面,一个看上去衣着服饰皆十分普通的货郎,在谁也不注意的情况下,?#37027;?#25171;开了自已的货箱。

        箱子里面,是?#24187;?#30805;大乌黑的震天雷,他拿出震天雷,?#30452;?#25103;法一般拿出火镰,?#22871;?#20960;下,打着火镰,点着震天雷的火绳,觑准那正?#20439;?#30417;斩台上的行刑官,用力掷去。

        刺目的黄光闪过,几乎震破耳膜的剧烈爆炸声响起,这一瞬间,所有的人瞬间失去听觉,但他们却能惊恐地看到,爆炸之处,那名监刑官以及旁边的一众衙役,在瞬间极其恐怖地四分五裂,血肉横飞。

        见此突然变故,一众围观的群众惊骇万丈,他们哭喊着四散奔逃,有如一群顾头?#36824;?#33114;溃逃的野兽。

        那一众正欲行刑的的刽子手,全部被气浪震倒于地,他们惊恐万丈,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这时,被气浪与污渍糊了一脸的豪格,耳朵轰鸣作响,他眨着溅满?#39029;?#30340;眼睛,?#22675;?#24596;然,同样不知道到?#36861;?#29983;了何事。

        而就这时,他?#24623;?#28982;嗡嗡作响的耳朵旁,响起了一个沉稳的声音:“豪格,你想保命的话,立刻跟我们走。”

        豪格扭头望去,见见一个百姓模样却一脸干练的的人,正一边用附在他耳朵边,向他急急低语。

        “你,你是谁?”

        “我是咸旺铁器铺掌柜?#30053;?#20161;手下伙计,探知了你等将要被砍头的消息,郝掌柜特命我等来劫法场。”

        “?#30053;?#20161;?那个铁器铺,不是在前段时间,被多尔衮手下查封了么??#30053;筧实?#20154;,听说早就不知下落,朝廷正在?#21335;?#25417;拿……”豪格听得这话,犹是一脸怔然。

        那人阴阴一笑,却立刻打断他的话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家郝掌柜自有手段,如?#20301;?#36825;般轻易落入清廷之手。你废话休说,想保命想报仇,就快跟我们走。”

  http://www.28098652.com/4_4082/26672798.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28098652.com。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sw.com
黑龙江36选7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