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舌尖上的大宋 > 第1424章:怨散緣來

第1424章:怨散緣來

        宋三姐和宋五妹同時陷入了深思。

        宋三姐回想起當初爹爹去世的時候,執意要把家里最大的產業文武樓交給妹妹打理,她心里是極其不服氣的。

        但不服氣歸不服氣,她還不會違逆爹爹的意思,何況爹爹為了補償她,也把家中的大部分積蓄交給了她。

        光是那價值近萬貫的金銀珠寶,也完全抵得上一座文武樓了。

        不過即便如此,爹爹過世后宋家也沒有分家,她和五妹再不對付,也不可能在爹爹剛去世的時候就大吵大鬧。

        母親是父親唯一的妻子,便已經說明了他們老兩口是多么恩愛,父親那么想要兒子,可也沒有納妾。

        父親過世之后,母親的身體便突然間不行了,整個人沒了生氣,沒出一個月,也跟著父親而去。

        父母都過世之后,姐妹倆的矛盾就一天一天地爆發出來,最后她負氣出走,帶著爹爹給她的錢銀離開了家。

        一開始離家的時候,宋三姐也曾經感受到一種自由和舒暢,可漸漸地,她才發現她心中的那個家,不是那個院子,而是父親母親的親情,還有爹爹強逼著她學了的廚藝。

        有那么一段時間,她開始不敢吃飯,因為每次吃飯,便能想起爹爹是個廚子來,想起爹爹躺在病榻上用拉風箱似的聲音囑咐她要把宋家的吃飯手藝傳承下去,她就沒了胃口。

        這種壓力伴隨了她好久,直到她親自下廚做了一頓飯的時候,那種壓力才稍稍有所緩和。

        于是宋三姐做了一個決定,她也要做一個廚師,可回文武樓是不可能了,因為妹妹在,如果她回去,一定會被妹妹譏諷一番的。

        幸運的是,文武樓對面的望湖樓,老東家因為要回鄉養老,才決定要轉讓出去。

        宋三姐借著這個機會,用爹爹留給她的財產,把望湖樓盤了下來。

        可她看著那塊望湖樓的招牌,心里如何都不是滋味,酒樓是盤下來了,但招牌是人家的,自家的招牌是文武樓,她就是爹爹用開文武樓賺的錢養大成人的。

        看著對面文武樓,宋三姐忽然想到,文武樓是爺爺創立的,是宋家的招牌,不是他宋五妹一個人的,我也是宋家的后代,為何我不能用呢?

        于是宋三姐又打造了一塊和老文武樓一模一樣的招牌,這才開門營業。

        當她站在文武樓的招牌下的時候,她才感覺又有了家的感覺。

        可惜妹妹認為這件事是她故意針對她了,兩人之間的關系進一步惡劣,甚至到了見面就吵架的地步。

        這三年來,兩人因為面對面開著同樣的買賣,天天都能見面,可兩個人卻再也不能好好說話了。

        她們甚至不再用姐姐妹妹相稱,連自家請回來的掌柜和仆子們,也把對方當做了仇敵一般的看待。

        宋三姐聽了楊懷仁的話,忽然意識到爹爹為什么當初那么安排了。

        都說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可對女兒來說,父親又何嘗不是女兒的大棉襖呢?

        爹爹永遠都是那個最了解女兒的人,或許爹爹那時候就看出來了,他在的時候,她和五妹雖然貌合神離,可還能住在一個屋檐下。

        但如果爹爹去世了,她和五妹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做姐妹了。

        而爹爹早就看透了三姐的內心,知道她那時候不好好學廚藝,是因為感情上遇到了波折,可在她內心里,整個人生都離不開廚房了。

        一道菜的兩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分別告訴她和五妹,就是讓她們姐妹倆知道,她們要想繼承家傳的西湖醋魚這道菜,誰離了誰都不行!

        一開始她們沒意識到,這才耽擱了三年,這件事現在說起來,連她自己都覺得好笑。

        那兩個烹制西湖醋魚中的小竅門,很復雜嗎?很難嗎?很神秘嗎?都不是的。

        可如果憑她們自己,卻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影響了西湖醋魚味道的關鍵因素,其實就是一個煮魚的小技巧,還有在煉汁的時候加入了草魚魚籽研磨的粉末而已。

        或者這就是廚藝的神奇和趣味的所在了,一道傳世名菜和普通家常菜的區別,就是這么簡單。

        可如果懂行的廚師不說出來,老百姓誰又會知道呢?這就是手藝了,手藝人靠手藝吃飯,這就是人家的生存之道。

        爹爹的遺愿其實很簡單,讓兩姐妹真的情同姐妹,所以他使用了一個巧妙的方法,或許這就是一個父親的智慧和良苦用心了。

        宋五妹這邊也進入了自己的回憶里,想起這些年和姐姐的相處,想起她對姐姐的態度,她也開始覺得她做的似乎有些過分了。

        姐姐當年感情受了傷害,只能說她遇人不淑,可她又有什么錯呢?

        一個女人,誰不想找一個疼愛自己的如意郎君呢?就連她自己算上,又何嘗不是整天做著浪漫的美夢呢?

        姐姐當初傷痛欲絕的時候,她這個做妹妹的,應該盡力去安慰姐姐,開導姐姐,而不是站在旁邊冷嘲熱諷。

        直到剛才,她和姐姐拌嘴的時候,還不忘把那件陳年舊事拿出來揭姐姐心頭的瘡疤,她這么做真的有點太惡毒了。

        大家都是女人,她們倆還是同父同母的親姐妹,何必要這么往死了去互相傷害呢?

        宋五妹想起她還很小,也就三四歲剛剛開始記事的時候,去廚房里尋爹爹,可惜爹爹正在忙,把她抱到一邊。

        她太調皮了,竟踩著凳子爬上了灶臺,被旁邊炒菜濺出來的油燙了手指頭,是姐姐趕緊跑過來把她的手指頭含在了嘴里,說這樣就不疼了。

        當年相親相愛的兩姐妹,為何到了今天會成了冤家呢?

        楊懷仁左瞅瞅右瞧瞧,宋家姐妹各自在想事情,竟各自想的黯然神傷,流了淚水出來。

        等兩人再對視的時候,眼神里那種怨毒和憤怒忽然間就不見了,瀅瀅淚水洗刷過的眼睛,顯得那么的明亮純真。

        這時候語言是無力的,人的感情很奇妙,相愛的人下一秒可能反目成仇,積怨的人下一秒又變得相親相愛。

        楊懷仁覺得他的任務完成了,起身負手往門外走,頭也不回地留下一句話,“西湖邊上,還是只有一家文武樓的好。”

  http://www.28098652.com/3_3903/2667308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28098652.com。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sw.com
黑龙江36选7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