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琴師的江湖日常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又是一個八月十五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又是一個八月十五

        青梔長老的到來自然早早便被傾城與月出云二人察覺,不過看青梔長老并沒有打斷二人合奏的想法,二人便也沒有第一時間起身行禮。

        直到一曲終了,傾城起身將手中的白衣吟遞給月出云,這才與月出云二人同時運起輕功來到潄心堂前。

        “師叔。”

        “參見青梔長老。”

        燕青梔注視眼前二人,恍惚之間眼前二人竟是變成了當年的兩個人,不過青梔長老瞬間回神,隨后不由感嘆道:“像,真像!”

        月出云與傾城對視一眼,完全不明白青梔長老為何便開始感嘆。

        燕青梔見狀一笑,搖頭道:“依稀數十年,你們二人的模樣,可是像極了當年的劍君與阿玨師妹。”

        “阿玨師叔……與劍君?”傾城不解問道。

        “當年的……算了,過往之事,無須再提,方才一曲我已聽過,你二人的事,就由你二人自己做主吧。”燕青梔的語氣略有些遺憾,想來是因為當年之事。

        月出云聞言心中大定,眼中升起幾分喜色,問道:“青梔前輩……不介意出云跟師父私定終身?”

        “對也好,錯也好,此事也只有你們二人自己才能拿主意。你不是當年的劍君,傾城的性子也不像當年的阿玨,不過凡事既然做出選擇,未來的結果也只有你們自己來背負。如何取舍,還需要你們自己去思量。”

        燕青梔說著一笑:“況且很多事我也聽劍君提起,你為鳳鳴閣所做許多我也看在眼里。身為長輩我自然明白你做的事都是因為傾城,所以你二人之事我不反對。”

        月出云大喜,下意識抱拳朗聲道:“多謝師叔祖!”

        燕青梔又一次笑了出來,問道:“你已不是鳳鳴閣弟子,何須稱我為師叔祖?”

        月出云這才回神,笑道:“一時失神,早已習慣了。”

        “雖說失神之言,卻也證明你心中依舊有鳳鳴閣。”燕青梔點頭道,“雖然這是一件好事,不過為了你與傾城丫頭,這樣的稱呼以后可不能再有了。”

        “多謝青梔長老提點。”月出云誠心道。

        燕青梔聞言轉身,示意幾人去潄心堂中,隨后說道:“月先生此番前來,不知所為何事?”說完先一步朝著潄心堂而去。

        月出云與傾城對視一眼跟上,廣南雖然重新見到月出云似乎有很多話要說,不過看眼下的場景,小姑娘卻明白現在不是自己拉著小師侄閑聊的時候,所以安靜跟在三人身后。

        “青梔長老,出云此番前來,是為了鳳鳴閣早日轉移而來。”

        月出云語出驚人,就算青梔長老也因為月出云的話錯愕,以至于腳步停頓片刻。

        “月先生何出此言?”

        月出云想了想,認真道:“長老可是聽聞北方永夜部族侵擾中原邊境的事?”

        “此事我有所耳聞,不過此事乃是朝廷之事,與鳳鳴閣又有何關系?”燕青梔問道。

        “自是有關系。”月出云道,“永夜部族日益強大,如果大舉進攻中原,長老認為勝負之數如何?”

        燕青梔沉默了,因為她想到了一些本來不愿意去回想的事。

        “云州城恐怕是第一個自立為王的地方吧。”燕青梔嘆息一聲說道。

        月出云點頭:“長老所言正是,外敵入侵,然而落霞王朝之中很多人想的都是如何當皇帝。云州城那位如此,揚州的那位也是如此。或許永夜部族與中原真正開戰勝負難說,可有這二位從中落子,龍椅之上的那位必敗無疑。”

        “到時候天下必定大亂,江湖雖然不插手朝堂之事,可天下已亂,江湖又如何獨善其身?”月出云接著說道,“當然,或許這些事的確與鳳鳴閣沒有關系,可長老是否還記得,當年京城之中出現的那些前朝余脈?若是天下大亂,前朝余脈的勢力必定大肆崛起,他們可跟永夜部族不一樣,永夜部族雖然與中原開戰,卻是朝堂之事,但前朝余脈掌控的力量,大多卻來自江湖。”

        “可是……徒弟如何知曉前朝余脈可能……”

        “不是可能,而是必定!”月出云溫聲打斷傾城的話,而后解釋道:“前朝余脈想要復辟,天下大亂會是他們最好的機會,此乃他們期盼已久的天時!當年在京城他們耗費多少心思想要挑起江湖跟朝堂之間的敵視,目的便是如此。如今永夜部族舉火而來,他們決計會添一把火。”

        燕青梔思索片刻,點頭道:“你接著說。”

        月出云點頭:“問題就出在這些人身上,若是只是朝廷的事,最多江湖中人共同抵抗外敵罷了。可這些人潛藏這么久,而且掌握著不少江湖力量,到時候傾巢而出,江湖之勢必定為之動蕩。”

        “出云不是在懷疑中原武林的忠義,而是在一群忠義之士中突然冒出幾個別有用心之人,有些人便會因為患得患失而開始打自己的小算盤。這不是猜測,而是人性。”

        燕青梔依舊不說話,反而一旁的傾城似乎明白了什么,當即問道:“徒弟,你的意思是說天意盟可能也會趁著這個機會對鳳鳴閣出手?”

        “不是可能,而是必定。”同樣的話出現在月出云口中,聲音同樣溫柔。

        “師父,共抗外敵是大義,大義當前,攜大義而攝群雄,亦如挾天子以令諸侯。就算天意盟不這樣做,也會有第二個天意盟站出來,戰亂一起,說不定便有一些跳梁小丑站出來滿口大義胡攪蠻纏。鳳鳴閣一向為江湖中人眼紅,此事,不得不早做準備。”

        幾番討論之間,幾人便已進了潄心堂就坐。廣南滿是驚訝注視著好久不見的小師侄,恍然才發現當年不著調的小師侄竟然變得如此正經。而且說的話似乎極有道理,以至于連青梔長老都安靜聽他講話。

        對與錯廣南分不清楚,不過能讓青梔長老都露出這樣的表情,對于廣南來說自然是極為厲害的。

        片刻,燕青梔終于開口,問道:“月先生,依你所見,天下何時大亂?”

        月出云聞言自信抬頭,眼中精光閃過,還未開口便已成竹于胸。

        “最遲,八月十五!”

  http://www.28098652.com/2_2351/2666891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28098652.com。筆趣閣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ugexsw.com
黑龙江36选7计划